市委书记徐惠民受访杨守松:大美昆曲 大好昆山
2016年02月18日 10:08:17 来源: 昆山日报
【字号  打印 关闭 

  按:2015年10月12日,中国第六届昆剧节开幕式上,昆山当代昆剧院宣布成立。这在昆山直至整个昆曲界,都引起强烈反响。2月4日下午,就这一专题,笔者采访了苏州市副市长、昆山市委书记徐惠民,访谈纪要如下。(《大美昆曲》作者:杨守松)

  时机成熟 水到渠成

  杨守松(以下简称杨):书记好!您来昆山的时间实际上很短,很快就在听取各方意见的基础上,决策成立昆剧院,我想请您说说缘由。

  徐惠民(以下简称徐):我是这么想的,昆曲发源于昆山,但是昆山没有自己的昆剧院,这是一大遗憾。

  现在昆山已经是全国百强县(市)之首,经济发展了,成立昆剧院也可以说是水到渠成了。我们也知道,昆曲受众面比较小,肯定要政府财政来托底,来扶持。所以经济发展到现在,我们有能力有条件来反哺文化,特别是反哺我们的传统文化。

  杨:尤其是地方最有代表性的文化。

  徐:对,所以是时候了。前期也做了很多工作,从昆山走出去的那些昆曲名家,柯军、李鸿良他们,也想回家乡,为昆曲做些事,包括成立昆剧团。

  杨:这个想法非常强烈!蔡正仁老师也多次说到,2011年我还请蔡老师专程来昆山说这个事。

  徐:所以现在呢,李鸿良他们愿意回来,也是一个很好的机遇,因为要是没有一个好的班子,没有好的演员,那成立起来也白成立了。

  杨:再多的钱,没有人才也撑不住。

  徐:对,所以像李鸿良、柯军、张军这些人,愿意到昆山来,我们这个条件就具备了。

  尊重经典 积极探索

  杨:有了这个平台,看具体怎么做了。

  徐:这个我也是有点想法。昆曲已经六百多年了,用当时的音调来唱的,现在大部分人听不懂,包括昆山本地人也听不懂。这就有个怎么来创新的问题。所以我对柯军他们说,一个剧种不能让人听明白,听不懂,政府再怎么保护,最终也改变不了她消失的历史悲剧。不能光靠几个古典的剧目,靠政府把她像暖房里的花朵一样供养。(昆曲)要回到人民当中。因为昆曲来源于民间,只有回到民间的土壤,大家能够喜爱、能够喜欢,这样才能传承。

  我这个观点也得到了他们的认同。传统的,比如原来的《牡丹亭》《长生殿》,你不要去乱改,我们要尊重经典……

  杨:对,这一点非常要紧。

  徐:就像保护文物一样,不要再去动她,这是我们历史的财富。但是在新排的节目当中,我们可以结合新的故事、新的剧本,试用新的唱腔或者设计道白,也可以借鉴京剧现代戏一些成功的经验,让大家,至少昆山人看得懂、听得懂,这样昆曲才有生命力。

  这样做可能有成功也有失败,要有一个探索过程,不可能一台戏两台戏就成功,但至少我们探索过了。

  创新体制 市场运作

  徐:对剧团本身的体制也要进行改革。原来的剧团都是事业单位,以政府财政来养的,这一次是国有企业性质。?下转A4版  ?上接A1版 而且我们在策划,利用原来的老企业影剧公司进行改制,未来要登陆资本市场。

  杨:是整个影剧公司,还是昆剧院?

  徐:影剧公司改制吸收昆剧院,名字就叫中昆剧院。因为(昆剧院)是新成立的,条件不够,但影剧公司是老企业,老企业改制新办一个昆剧院,上市可以的,现在已经进入了前期工作。

  改制的时候,我们会让主角、当家演员,有一定的演职人员的员工持股,就是除了政府给的补贴、演出的收入、教学的收入,他们可以拥有自己的股票,在自己的公司拥有自己的职工持股,比例按照不同的贡献来定。利用资本市场进行市场化运作,这对传统的戏曲来说是个新探索,可以把演员的贡献价值体现出来,使市场化运作落到实处。

  杨:实际上,成立昆剧院不仅仅是一个剧团的问题。一般人都是这样理解的,昆山经济发达,作为全国第一县(市),你文化拿什么来跟经济相称?昆曲现成的,在这里,拿这个跟经济来对接是最理想的,是无可取代的。

  培养市场 文化惠民

  徐:昆山大戏院今年年底前改造好,就作为昆剧团的演艺基地。将来昆山的名片就是“三个一”的组合:一台戏(昆曲),一碗面(奥灶面),一只蟹(阳澄湖大闸蟹)。就是它里头有餐厅,不是光来看戏,还有一种现代服务啊 。我们用现代服务业来打造新的昆曲,不仅仅是看场戏。围绕昆曲、戏曲的传统文化的产品,在这里可以展示销售。

  杨:之前听说本来要对外招商,后来您马上制止了……

  徐:不能说你开个百货店、服装店什么的……就是一定要跟文化产业相符。进入这里就有浓浓的文化,然后你是看戏,也让你消费,让你消费在文化上。昆山的一些文化元素,一些开发的产品,都可以在这里,包括将来在里面好好开一家像模像样的书店,主要卖昆山人写的和写昆山的书。

  昆山有两万多家企业,每天有几万个商务人员来昆,他们在商务活动结束之后希望了解中国传统文化,了解当地的一些民俗风情。但是现在没地方,没有窗口,除了古镇看一看外,这种文化的精神产品没有。

  所以我在想,我们可以采用一种文化惠民的方式。就是办一张文化惠民卡,我们政府给你文化引导基金,让你去消费文化产品。

  特别在企业这一块,你的商务客人谈判结束以后,晚上就可以到昆剧院去看戏。在国际惯例中,安排看传统戏曲演出是非常高的礼遇。我们要求每个礼拜起码有四天正常演出。经常演才有人来看。不能说我们搞活动了演一场,这种没用的。演出可以做两台节目,一个是一个小时以上的,还有一个是半个小时,折子戏的。这样满足不同客人需要,形成一种非常高雅的文化氛围。

  现在商务接待主要是宴请喝酒,我现在叫你文化消费。企业来批大客人,或者董事长来,要听哪一出戏,可以点戏,剧院可以专门给你演,这是高规格的接待,文化又促进了经济。

  省文化厅领导听了我的想法非常支持,他说你在昆山试点,做文化惠民卡,在全省先行先试。

  杨:文化惠民也不仅仅是广场舞文化那种,还有昆曲高雅文化,两种都需要。实际上,常演才可能培养昆曲基本的观众。开始也许不卖票,到后来你不一定买得到票。就是这个过程,很多地方都是这样的。

  徐:对,培养市场嘛。这样天天演,演员也有积极性。

  杨:对啊,不演他也没劲。

  徐:政府今后可以引导的,第一次来的客人必须要去听一场昆曲!经常来的,董事长来的,我们跟企业提要求嘛,原来是没有条件提这个要求。看一场戏有什么不好呢?很高雅的享受嘛!

  杨:为了这个目标,上海的南京的苏州的资源,都可以用,俞玖林是昆山人啊。

  徐:他也可以加入。

  杨:比如我点一个剧目,可能演员不够,或者剧目不全,我从那边调过来,多好啊。

  徐:可以啊,比如昆山自己演多少场,跟上海订购多少场,我给你多少基本费用。我是有一整套思路的,不是仅仅成立一个剧团。跟文化系统的人都讲了我的想法,他们会按照这个思路去操作的。

  杨:这三个人(柯军、张军、李鸿良)都是很有能力的,以前我们说是“铁三角”。他们会把这个思路支撑起来。没问题。

  徐:现在在招人,陆陆续续在招兵买马。很多优秀演员都为了振兴昆曲的共同理想来投奔昆山。

  杨:我跟李鸿良说了,有无数的事情等着你做!

  徐:对。包括教学啊研究啊,还有我跟柯军讲的,将来怎么延伸到老年产业当中去。你不要盯着学校的小的,也要关注老人。现在老年人啊,没什么事,又有钱,人家要丰富文化生活,可以组织老年兴趣班教唱昆曲嘛,辅导辅导,还能有收入。

  机缘巧合 一脉相承

  杨:这两年找我的人越来越多,都是为昆曲。我工作室的一个小演员,她去年上了一百多堂课,包括杜克大学、开放大学,小学和社区,都找上来要她教。

  徐:因为人的物质生活达到一定的时候,就有精神需求。比如老人,退休之后物质上的东西不缺什么了,再说到了这个年龄你能消耗多少物质上的东西呢?那么就是精神上的东西。

  杨:经济发展到一定的时候,自然而然就有文化的需求。

  徐:有这个消费需求,但我们现在没有满足。

  杨:还有一个事情我感觉很有意思的,就是现在昆山大戏院这个地方,三十年前很小的,几千平方米吧。为什么造这个大戏院?就是为了昆曲,为了举办中国昆曲节。当时蔡正仁和吴克铨书记,做了很多工作,文化部正式文件都已经发了,要举办中国昆曲节,在昆山办。

  徐:没有场子。

  杨:对。开始蔡正仁看人民路上老的剧场,破旧不堪,那怎么行啊!吴书记把他喊到现在大戏院这个地方,他说,蔡老师我准备在这里造一个大戏院。蔡正仁觉得不可思议,那个时候还是一片稻田呢!结果后来真就造好了!造好了,吴书记调走了……

  三十年以后大戏院重新翻建了,现在五万多平方米,又全都给了昆曲!

  还有,吴克铨是吴江人,您也是吴江人,很有意思吧?

  徐:蔡正仁也是吴江人。吴江历史上还有个沈璟,明末戏曲吴江派代表人物,为昆曲做了很大的贡献。

  杨:所以很有意思的。你们两个,应该讲是昆山昆曲的两个节点,最关键的两个节点。从“昆山之路”到“昆曲之路”,从经济到文化,可谓机缘巧合,一脉相承。真的很有意思,同一个地方发生的故事,编也编不出来的。

  徐:我们要用现代的理念来振兴昆曲,光有经济没有文化不是全面发展全面小康。

  大美昆曲 大好昆山

  徐:杨老师,你对昆山对昆曲是有贡献的。我已经把你这句话(大美昆曲),作为昆山的形象语了:大美昆曲,大好昆山。“大美昆曲”是代表我们的历史文化传承,“大好昆山”是说我们现在,一个历史一个现代。

  杨:听说有好几个形象语句,您毫不犹豫就定了这个?

  徐:这是受到你的启发想出来的。我们过去有句话叫大好河山,我就改了一个字,大好昆山,又简洁又记得住。

  杨:朗朗上口,讲起来很有力度。

  徐:大美昆曲,大好昆山,现在作为上中央电视台昆山广告片形象语。

  杨:非常好!相信会流传。

 
(责任编辑: 崔可可 )
 
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新华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新华社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新华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新华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
联系方式:新华网管理协调部 电话:(025)84783450
 
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331118080227